• 当前位置首页 醴陵超高人气小区玉瓷俪景 VS 鑫城花园? > 日产政变强震,谁会接棒西川广人? >
  • 日产政变强震,谁会接棒西川广人?


    来源:匿名   时间:2019-11-15 07:39:19





     9月9日,深陷贪腐风波的日产集团现掌门人——社长兼首席执行官西川广人遭到调查,将于本月16日正是下课,霎时间在汽车行业内引发了轩然大波。之所以会有如此之大的效应,主要原因就在于,去年当雷诺日产联盟掌门
     

    俗话说,“人生就像一出戏”,就像从前的“反腐斗士”西川弘现在“反对”自己一样。

    9月9日,深陷腐败的日产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官西川(Nishikawa)被调查并于本月16日被解职,在汽车行业引起巨大轰动。

    产生如此大影响的主要原因是,当雷诺和日产联盟领导人戈恩去年深深卷入一起重大腐败案件时,西川弘(Nishikawa Hiro)是戈恩大追捕的主角。

    西川弘以嫉妒腐败的形象成功击败Ghosn和外国高管派系后,因涉嫌“不当金融收购”被董事会解雇。他对日产权杖的垄断以叹息和欣喜告终。

    这个家庭一天都不能被遗弃。西川弘(Nishikawa Hiro)离开学校后,他的职位将暂时由日产代表执行官兼首席运营官yama uchi yasuhiro接任。下一任首席执行官的候选人将在10月前得到确认。

    那么西川弘的继任者是谁已经成为业界的热门话题。最近,外国媒体起草了一份名单,名单上6名候选人的名字跃上了报纸。

    他们是psa集团管理委员会主席卡洛斯·塔瓦雷斯;迪迪尔·勒罗伊,丰田执行副总裁;丹尼尔·席拉奇,日产汽车前全球营销总监;yama uchi yasuhiro,他将暂时取代Hiro Nishikawa雷诺-日产-三菱联盟高级副总裁jun seki日产中国执行委员会主席、东风汽车有限公司总裁内田诚。

    这六个候选人中谁能成为真正的继任者?虽然我们不能预测未来,但我们可以从继任者的标准中找到一些线索。西昌任光的继任者需要满足什么条件?我们可以分析一两个。

    廉洁是最重要的,不要一举两得。

    不管是戈恩还是西川弘,他们的垮台来自两个词:腐败。因此,对于下一任继任者来说,“廉洁”可能是最重要的条件。

    当戈恩因腐败丑闻被撤职时,西川弘在日产内部开始了清洁工作。结果,越来越多的高管的职业生涯走到了岔路口。

    ▲凯利,日产高管

    戈恩的同谋、日产高级执行官的得力助手凯利被捕。从那以后,罗兰·克鲁格(Roland Kruger)作为英国菲尼迪分公司全球总裁的职位已经被前日产美国销售总监克里斯蒂安·梅尼耶(christian meunier)取代。戈恩办公室副主任塞佩里和日产中国管理委员会主席何塞·穆尼奥斯都受到了调查和清洗。

    一方面,这一清洗来自西川弘(Nishikawa Hiro)在日产内部的“脱颗粒”,另一方面,这可能是因为这些高管确实腐败,因此与日益猖獗的腐败案件有牵连。

    那么,淅川任光下课后,这样的清洗还会上演吗?答案可能是肯定的。毕竟,随着戈恩(Ghosn)和西川弘(Nishikawa Hiro)相继辞职,日产是否是腐败的“温床”已经成为外界关注的问题,这也可能让对下一任领导人的审查和调查更加严格。

    因此,作为继任者,第一个条件是从腐败中划清界限,确保他的职业生涯不会因西川弘的解职而受到很大影响。

    赢得雷诺和日产的信任

    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灵魂——戈恩(Ghosn)倒台后,联盟之间的矛盾变得越来越明显,战略分歧和权力斗争加剧。

    事实上,自联盟成立以来的20年间,持有日产43%以上股份的雷诺一直保持着有利的地位,而另一方面日产只持有雷诺15%的股份,因此日产一直在寻求提高交叉持股比例,淡化法国政府对汽车联盟的影响。

    强大统治者戈恩的被捕无疑给了日产一个机会,这也成为联盟矛盾的催化剂。除了一波人事清洗之外,戈恩曾经控制联盟的主要职能部门相继关闭。日产和雷诺的合并也陷入了僵局,双方的关系一度冻结。

    然而,当雷诺计划与fca“牵手”时,这种矛盾发出了一些微妙的信号。雷诺“寻求新的爱”,日产“强烈反对”,法国政府偏袒日产。fca撤回其合并申请,双方之间的“爱”已经落空。

    从路透社发布的报告来看,日产可能最终计划“软化”雷诺,并同意让雷诺的更多力量进入管理层。今年6月,日产计划在其拟议的四名成员中为雷诺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提供席位。

    可以发现,尽管雷诺和尼桑已经四分五裂,但它们不太可能完全分道扬镳,最终的焦点可能仍然是动力分配。

    据8月份的新闻报道,雷诺正考虑减持日产43.4%的股份,以换取日产支持雷诺与fca恢复“牵手”。

    总而言之,双方的关系似乎有所缓和。此外,日本和法国政府也站出来说,它们发出了“促进企业间合作”的积极信号。因此,作为西川弘(Nishikawa Hiro)的继任者,其角色应该是充当日产和雷诺之间的“润滑剂”,理解雷诺和日产之间的差异,并根据当地情况对症下药,而不是充当矛盾的增强剂。

    此外,联盟之间的矛盾明显影响了双方的发展速度。从今年上半年的销量来看,日产-雷诺-三菱联盟中只有三菱的销量增长了5%,而雷诺的全球销量193.86万辆同比下降了6.7%。日产的负面反应更为明显,第一季度汽车销量为262.7万辆,同比下降7.9%,净利润下降94.5%。

    显然,权力斗争的负面影响已经出现。你知道,日产-雷诺-三菱联盟曾被称为世界上绝对优势最强的汽车联盟之一。

    因此,西川弘的继任者也应该认识到雷诺-日产联盟的重要性,尽快结束动荡,带领联盟走向正确的轨道。

    年龄是标准之一

    在六名候选人中,迪迪埃·勒罗伊的个人资料中有一条信息相当引人注目:随着61岁退休年龄的临近,他可能不想换工作。

    事实上,当联盟中的裂痕已经出现时,修复裂痕不可能一蹴而就。此外,日产目前正进入电气化战略转型的关键时期,尤其看好中国市场。

    根据该计划,日产在车展和新能源会议上推出的电动智能充电技术将在全球进一步推广。对于中国市场,日产将在两年内引入电动智能充电技术,到2022年将推出四款配备电动智能充电技术的车型。

    在9月份的成都车展上,东风日产还将propilot智能控制辅助驾驶技术带到了展会上。显然,纯电动汽车市场的汽车开发已经成为日产新能源开发的重点。

    日产的转型必然需要其领导者的领导,这是一场长期的“战斗”。因此,继任者的年龄变得尤为重要。像迪迪尔·勒罗伊这样接近退休的人可能不是最佳选择。

    年龄问题在汽车公司中并不新鲜。宝马的传统是首席执行官的职位不应超过60岁。这条看似非个人的规则实际上适用于宝马集团的非制造业员工。

    不久前,55岁的拉链头成为宝马的新任负责人,而他的竞争对手,宝马更高级的研究部门主任克劳斯·弗劳里(Klaus Frauli)在59岁时落选。

    然而,这种因年龄而失去公司负责人职位的情况,除了迪迪埃·勒罗伊(didier leroy)因退休不愿参与外,还会在其他候选人中上演吗?这仍然取决于日产在这方面的考虑。

    西川浩司令人沮丧的解雇肯定会给日产带来另一个打击,日产正处于一个动荡的秋季。此外,由于汽车市场严冬,日产的生活肯定会难过,西川浩史的继任者肯定会肩负更重的负担。

    那么,六名候选人中谁将承担扭转局势的责任呢?尼桑会去哪里?我们不知道,我们只能确定的是,对于日产来说,继任者的选择可能是一个“生死信号”。毕竟,已经岌岌可危的日产汽车可能不再遭受任何创伤。

    [版权声明]这篇文章是汽车首页的原创文章。

    pk拾app 彩票每天赚几百 澳门银河 彩票江苏快三


    延伸阅读

    相关推荐

    热点新闻

    热点推荐

    最新推荐

    Copyright 2018-2019 torsanmakina.com 古市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